您的位置:山水旅游黃頁 > 旅游資訊 > 旅游資訊 > 時光深處楓樹塢

時光深處楓樹塢

發布于2021-02-05 15:46:00 | 來源: | 資訊分類:旅游資訊

一座房子,流淌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,有誰能說得清楚呢?房子與人朝夕相處,時日久了,自是沾上人的氣質,有了與人一樣的魂靈。

沒有風,坐落在江西省橫峰縣葛源鎮楓樹塢的汪家宅院,把自己幻化成一只大鵬,翱翔于時光中。整個房屋建筑以灰色為基調,沒有張燈結彩的熱烈,一點都不張揚。一座馬頭墻托著蒼穹遠眺,逶迤出生生世世、遺世獨立的模樣。宅院前后種著高大的楓樹,居高臨下地審視山谷。枝丫在半空中連成一片,無法辨認每棵樹的邊界,也看不出始終。灰色的瓦片有如鳥羽,一片拱一片,順著屋檐的坡勢排列。青灰色的翹檐在楓樹翻翠卷綠的掩映下,如同伸展開的翅膀,躍躍欲飛。

乍一看,汪家宅院就是一座極其普通的鄉村大宅院。幾十年前,院子里住進了被毛澤東稱之為“有勇氣、有志氣而且是很有才華”的方志敏。汪家宅院見證了方志敏在亂世中開辟一個新天地、構建起盛世桃花源的故事;而方志敏的氣場不僅改變了汪家宅院的秉性和歷史,也賦予它另外一種光。

貼在墻根的一塊青石是拴馬石,楓樹塢人叫它“信訪石”。青石泛著天上的云紋,讓路過的人總生出無端遐思。不知在某個夢回的夜晚,青石會不會想起那些老區百姓投寄的書信,還有從他們那清癯的身體內發出的武裝斗爭的吼叫?宅院旁一條鵝卵石小徑,聚積一縷縷陽光,閃耀金色。噠噠,噠噠——傳來一路山花相送的馬蹄聲。方志敏素愛騎白馬。天邊一鉤新月如水,一騎白馬馳騁山林。夜風窸窸窣窣作響,馬的鬃毛在空中飛舞,意氣風發的男子策馬攬過明月,馬蹄噠噠,響徹楓樹塢。

院子的西窗下,是方志敏種下的一叢芭蕉。春夏蓬勃,秋冬漸次枯萎。一花一葉,兀自盛放光陰。在芭蕉樹下,方志敏時常與貧苦農民親切交談。心與心的碰撞,讓受苦受難的民眾露出了笑靨。革命的種子被播撒在廣大群眾的心底,就像這叢芭蕉,只要一絲春天的訊息,就足以令它們生根發芽、開枝散葉。關于芭蕉的故事,楓樹塢人至今津津樂道。據說在方志敏犧牲的那年秋天,這芭蕉一夜之間枯萎,卻散發出一陣異香。到了第二年春天,香味倏然消失,芭蕉也未曾發出新芽。就在人們誤以為它再也不可能存活之時,它竟在次年開春,吶喊似的掙出地面,枝葉長得比往年還要郁郁蔥蔥。之后,芭蕉一年比一年長得茂密,花朵一年勝似一年嬌艷,散發出的香氣一年比一年濃烈。我與芭蕉對視。只要一息尚存,它就依然屹立,將生命延續、繁衍。須臾間,我覺得這叢芭蕉就是返生香。《十洲記》中曾記載:“西海中洲上有大樹,芳華香數百里,名為返魂,亦名返生香。”傳說中的返生香,死者聞其香,可死而復生。這芭蕉亦有以命相知的秉性,懂得用錚錚鐵骨安撫英烈的不朽之魂,懂得凝聚奇香與英烈的魂魄唱和。

踅出院門,迎面是一棵桃樹。不遠處,蓋著一間簡陋的小廟。荷鋤下田的村民和趕路的行人路過小廟,都會進去點幾根香,或者喝杯茶,再各司其事。我走進去。佛堂里沒有供奉菩薩,墻正中的鏡框里是方志敏的照片。鏡框下有一張案桌,紅燭搖曳,香火裊裊。或許是看出我的疑惑,守在案桌邊的老嫗主動打開話匣。

年逾鮐背的她,樂于回憶往事。每每與人談及方志敏,她的臉上仍浮現出少女般的紅暈。一簇光明亮上來,又黯淡下去,明明暗暗,閃爍不定。

1927年,她親眼看見方志敏像一團火焰,瞬間點燃橫峰縣,使葛源鎮成為贛東北蘇維埃堅實的根據地。方志敏住進楓樹塢,每次遇見她,都鼓勵她要做一個新時代的女性青年。在方志敏的幫助下,她進了學堂學文化,扛起紅纓槍站崗放哨。

方志敏犧牲的噩耗傳到葛源鎮,她哭成淚人兒,三天三夜滴水不沾。之后,她毅然而然地搬進了無人問津的小廟。從此吃齋念佛,匆匆數十年。

山風吹來,廟前的楓樹就像獵獵翻飛的經幡。在葛源,楓樹是風水樹,象征祥瑞和福兆。一代又一代村人的生存,都依賴樹的滋養。她和楓樹相依相伴,廝守到老。

從前開口唱山歌,沒有甜歌唱苦歌。山歌越唱心越苦,哪有心思唱山歌……自從來了方志敏,翻身窮人愛唱山歌……窮人翻身山歌多,唱了一歌又一歌。唱了恩人方志敏,再唱共產勝利歌。

每天做完佛堂功課,她就坐在楓樹底下,反復吟唱久遠的山歌。

我突然覺得,方志敏是以一棵樹的生命形貌延續與她未盡的因緣。盡管烈日烘烤,狂風暴雨摧之,樹依然擎著一樹蓊郁的綠,抗拒黑暗的淫威,潤澤后人。

在楓樹塢,人們談及方志敏,眼眶依然會濕潤。當黃昏跟著風溜進楓樹塢,人們依然會像往常一樣站在村口,翹首一騎白馬翩翩奔來……

陽光停駐在山塢。一塢的溫暖,來路分明。


?
在线a片